成中英:儒学的宪政发引:从《洪范》到《正名》

  • 时间:
  • 浏览:1

  (宪政论坛第五期)

  【主讲人简介】

  成中英 教授

  著名哲学家,美国夏威夷大学哲学系教授,哈佛大学哲学博士,现代新儒家代表人物, “国际中国哲自学”荣誉会长、国际《易经》自学主席、《中国哲学杂志》主编。

  【评议人简介】

  王焱:著名学者,《读书》杂志、《社会学家茶社》执行主编

  高全喜:北京航天航空大学法学院教授,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院长

  【主办单位简介】

  1、北京大学人民代表大会与议会研究中心

  人民代表大会与议会研究中心于1998年9月成立,是另另4个致力于我国人民代表大会与国外议会制度的理论与实践研究的机构。中心通过开展各项理论研究项目和学术活动,推动我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改革、完善,推动我国民主发展多多线程 。中心主任为北京大学法学院张千帆教授。

  2、北京大学法学社

  1983年成立的北京大学法学院学生社团,以组织学术讲座为主要活动内容,曾举办过“公法的生活化”、“法律与公共政策每周评论”等系列讲座。

  【讲座正文】

  主持人谭道明(北京大学法学院博士生):同学们,大伙晚上好。今天是宪政论坛第五讲。题目是儒学的宪政发引,从《洪范》到《正名》,主讲人是成中英先生。成先生是著名哲学家、美国夏威夷大学的哲学系教授、哈佛大学的哲学博士、现代新儒家代表人物、国际中国哲自学的荣誉会长、国际《易经》自学主席、《中国哲学》杂志主编。

  成先生祖籍是湖北省阳新县,出生于书香门第。他的父亲在民国时期没法多再 任考试院的院长,他自幼在抗战中度过,随国民政府辗转西南,从小就萌生了强烈的爱国意识,至今仍念念不忘钓鱼岛的主权归属。今年9月18日,成中英先生还亲自参加了沈阳的9·18事变六十周年的纪念活动,常年来他身体力行推动中国文化的强盛,为儒学国际化作出了杰出贡献。

  另另4个月日后,他不顾摔伤吊着绷带前往山东曲阜参加国际儒学大会并做主题发言。今天,他人太好日后拆去绷带,依然是带伤来北大做讲座,为大伙传播中国儒学中的宪政思想。大伙大伙用热烈掌声欢迎成老师。

  今天晚上大伙还请到两位评议人,一位是著名学者王焱老师,他是《读书》杂志的主编、《社会学茶座》的执行主编;还有一位是高全喜老师,他是北航法学院的教授、博士生导师、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的院长。

  下面切入主题,让大伙用热烈掌声欢迎成老师做讲座。

  成中英:首先非常感谢张千帆教授,很早日后他就希望我到他主持的这名讲坛,作一次有关儒学的宪政思想的演讲,我老要没法时间来回应他这名要求。最近,我就无论咋样,提出个人所有的或多或少看法也好,没法多再 最后同意他这名邀请。

  我今天这名题目叫做“儒学中的宪政发引”。这名题目有或多或少深意,我只能说儒学中机会另另4个完全的宪政思想,也全是说它没法。没法多再 最重要的没法多再 它也能引发机会发引出大伙对宪政的渴望,机会对宪政的厚度思考,甚至于最后人太好时要要走向宪政的政治体制。没法多再 我就从儒学谈起,逐步地把宪政引入,没法多再 大伙会更了解儒学传统所含那些对宪政的启示或发轫。今天大伙谈儒学,大伙谈宪政,大伙谈儒学中的宪政思考,这名题目提出的探讨就应该给大伙没法多再 的鼓励,也会让大伙更容易的去掌握现代中国宪政的基本机会厚度次的意义和价值。

  我另另4个副题没法多再 “从《洪范》到《正名》”。我先要说是全是刻画出儒学的基本思想。假设《洪范》在孔子日后全是的,孔子虽未提到它,但它表现的惠民与治国思想却是与孔子的治国之道一致的。从这里可不也能看出儒学应该源于另另4个悠久的历史传统。也可不也能说,在孔子提倡儒学日后事实上机会有儒学了。我这里讲的儒学些在所有的人类文化传承当中最能肯定人的生命价值,最能肯定人在发展中的创造力,并基于人性与人文的坚持对建立伦理社会,追求实现另另4个理想的人类和谐世界,进行了教化与倡导,以此来发挥人类的潜在能力。本来要 说人类时要通过政治文明与政治智慧人生的发展,而没法多再要再 经济发展,没法多再 没法多再 社会文化的发展来达到人类更高层次与更广范围的社群发展。基于文化与伦理的政治永远是儒学中最关键的另另4个人所有类发展层次。这名层次是建立在人的自我觉醒的生命力基础上,是建立在人类文化的活动基础上。

  那些是宪政?我这里没法时间把宪政概念的内涵完全抖露出来,没法多再 我的意思是很完全的。大伙知道,依照另另4个宪法来行使的另另4个政治治理、管理机会这名政治权力,这就叫宪政。那些是宪法?我就普遍意义上大伙都知道,不时要多说,宪法没法多再 基本大法。这名基本大法时要具备没法多再 条件。作为基本大法是全是完美的,是全是另另4个国家的国民也能接受或机会接受的,那些全是问提。除此之外,这名大法咋样获致也可不也能成为根本问提,这也就立法问提。宪法全是合法性问提。大伙可不也能区分宪法的合法性问提与基于宪法的立法的合法性问提。 前者是宪法的根本法源问提,宪法是神授、君主制定或是人民的公共意志表决或默许或推断,那些都可不也能成为合法性讨论的问提。总言之,作为指导国家治理的大法,时要预设或多或少判断的标准与评价的能力,没法多再 时要考虑到宪法之为宪法的合目的性,而没法多再要再 其合法性而已。

  当然机会有文化的因素在中间,没法多再 不机会每个治理的大法都一致的,首先,治理对象不一定是一样的,没法多再 其所认知的基本价值、相对价值、普遍价值没法多再 一样。我不相信绝对普遍性,绝对普遍性是另另4个理想,但大伙可不也能谈相对普遍性。大伙可不也能在相对普遍性中建立另另4个具有理想性的普遍性。没法多再 普遍性实现还是要靠特殊性的条件来说明和体现。

  这又提到宪法真正的重要性在于它是也能提供治理国家的法律基础,没法多再 它也能为人民大众所遵守。我人太好这名是比较困难的。机会写另另4个宪法比较容易,没法多再 要把这名宪法推行、实行,为大伙所遵从,没法多再 让这名宪法变成活的宪法,也能与时俱进,也能在实践过程中逐渐完善,这名我人太好是最重要的。大伙要把宪法看成另另4个活的典型、典范,要用大伙个人所有的社会经验、社会理想、公共意志把它完善、实现。这名我人太好是宪法的合法性的来源,也是宪政最主要的意义。

  这显示今天大伙探讨宪政哲学些非常有意义的。而儒学作为建立人类社群基本伦理哲学、文化哲学、价值哲学,甚至说人生哲学的哲学思考,显然与建立另另4个合理的政治体系有非常密切的关系。儒学可不也能推广到或多或少社群,而不一定限制于中国的传统。

  为那些要有宪法呢?宪法是这名立法。我最近谈康德伦理学,康德伦理学可不也能说是现代宪法的另另4个重要基础。康德伦理学机会说道德哲学认为人可不也能依照另另4个外在的法律来实践另另4个人所有机会另另4个社群所时要的善。没法多再 外在的法律根据是那些?是上帝,还是历史上留下的权威?还是内在于人的自由意志的实践理性?康德的回答是人是理性的动物,人的理性可不也能个人所有规定要做那些,那些是个人所有要做的事。那个个人所有要做的事事实上也应该被看成是个人所有都应该做的事。没法多再 从人的自主独立性、人的主体性去思考整体的一般性理性规则,而把它看成是对个人所有做事的要求。这名意义上讲道德实践具有这名普遍性、这名必然性。

  同样把这名必然普遍的道德规律把它外在化成为公共的法律意识,成为大伙都遵守的法律规定,大伙必然对它的内容、形式全是道德的认同。若果个人所有所有都能进行没法多再 的认同,事实上基于没法多再 这名道德规律的认识,个人所有所有必然也会去相互认同。没法多再 在这名请况之下,产生另另4个普遍性的法律规范是机会的。

  这名法律规范最根本的目的是那些?它的内容是那些?个人所有的道德要求跟国家治理要求还不一样。大伙还时要探讨法律规范内容的问提。没法多再 今天大伙说宪法的问提事实上首先要肯定国家治理所时要的内容是那些。宪政机会性是在于个人所有所有都可不也能为个人所有立法来遵守个人所有的意志所时要接受的这名价值。从这名方面来说,宪法应该是政治治理必然要行走的路线,人类进化、社会进化必然走向宪政的规律。

  在原始的社会中间,前宪法时代基本上是君主制度。君主制是超人的制度,它只能结合大众的意识,因之是过高 的。即使是良好的意愿,没法外在成为大伙可不也能同時 接受的认知,那也是过高 的。没法多再 君主立宪是这名进步。没法多再 君主立宪它的权威即使是在宪法赋予它的,没法多再 最后的权威还是在于接受治理者大众的公共意识。公共意识可不也能选着 不时要君主,这是这名自然的可不也能考虑的事实。没法多再 当这名君主这名只也能满足大伙时要的日后,民主立宪是自然的趋势。没法多再 君主立宪国家包括英国,机会历史愿因也能发展成为另另4个宪政的文明,没法多再 假设这名君主这名出了重大的问提,民主立宪就变成另另4个自然的归向。 这是很自然的发展。

  在哲学上,大伙都知道霍布斯主张君主的绝对权威,它还没法掌握到立法的内在性,人类独立的内在立法精神。没法多再 从霍布斯到洛克这是另另4个很大的改变,而这名改变反映当初英国的历史请况。大伙在这里基本上简单的谈谈这名问提,以说明西方宪政的日后日后刚开始。

  说来话长,英国历史最早《大宪章》机会是宗教与政权的斗争与冲突,本来要 宗教集团跟国王权威集团的权力冲突,宗教要控制君权,而君权却要压制教权。这段历史很复杂,以至到清教徒革命、光荣革命,那些全是地主集团在君权与教权两大斗争中争取利益得到保护的过程。那些人也机会代表社会大众基本的势力。没法多再 就造成了英国很特殊的宪法表现土措施,没法多再 不成文法,它没法多再 同的契约关系,争取到权利后的这名协议来限制君权,来彰显公众的权利。当然这是个长期发展,老要到光荣革命,英国国会的权力更为彰显。民众的权利也透过国会逐渐实现,基于政党的发展。

  这里我全是点提示一下,宪法有个目标。美国宪法是经过美国革命日后产生的宪法。它的序言中间说了4个重要目标,十三州机会十二州要订立另另4个契约关系,作为治理的基础。首先第另另4个目标是要建立更完全、更完美的联合关系,没法多再 说我这名社群要扎牢密地站在同時 。第4个目标是要建立另另4个正义的社会。第另另4个目标是要保证这名社会的安宁。第4个目标则在提供维护社会安宁的国防,也能集聚大伙之力组成防御力量,来保护个人所有。第4个目标是要建立另另4个大众的福利制度。最后另另4个目标没法多再 保障国民大众的自由。总之,一部宪法是有目标的。这里说的4个目标是美国宪法的基础。是得到参与制宪者的同意没法多再 做。

  当然对美国来说,它有没法多再 另另4个特殊的请况?——独立战争日后十三州有时间凭借理性来进行同時 思考,并参考洛克的民意哲学来建立、规范国家发展的方向,既非常直接的、也非常坚定有力的来规范与巩固没法多再 这名关系。

  没法多再 或多或少历史较悠久的国家,没法多再 能像美国那样容易的订立宪法,全是说其它国家全是没法多再 这名能耐机会充足的时间机会清楚的概念来得到人数较少群体的同意,没法多再 获得广大的民众支持。比如法国大革命的结果就不太一样,法国的宪法往往匆促地制定,又匆促地消解,显示这名不稳定性。

  这里没法多再再 明民主宪法另另4个多形式,这就涉及到儒学。我最近再探讨民主的形式,没法人问中国的民主跟西方的民主与否有差异。这里我提出没法另另4个认识:西方的民主跟中国的民主是有差异的。这是另另4个历史传统发展出来的不同的对于民主的概念。中国的民主更接近于信赖的民主,而西方民主更接近于参与的民主。这另4个民主土措施是那些,大伙为社 去了解?西方的民主源自于希腊,中国的民主追溯到中国古代氏族社会,这是另另4个最初不同的形式。

  机会将希腊作为另另4个起点,它的城邦制度是在很小的国家层面上参与,没法多再 希腊这名民族是比较好战,它的城邦很小,公民的参与权却很大,战争中被征服了的人变成奴隶。从这名方面来说,民主的参与性是很强的。机会公民要自行决策,没法多再 去面对各种环境带给它的 困境或机遇,比如作战与订约。再加它机会有了奴隶阶层,公民的政治参与感也就更大。没法多再 ,这名是参与的民主在希腊伯里克利时代是非常明显的证明。这名对日后 影响很大,文艺复兴日后,西方建立民主国家是以希腊的参与的民主作为基础。

  中国的传统中间,民主是以民为本、为民作主,是为民寻找好的领导者。它全是以民为主,没法多再 为民作主,以民为本。为那些是没法多再 的制度?我就跟早期中国的环境有关,中国跟希腊不一样。中国是另另4个很大的分散的农业国家,那些氏族慢慢集合在一块,在农业化日后,君主要对广大的人民负很大的责任,人民时要要相信他,他要体现对人民的期望的充分郑重。人民没法多再 要找另另4个值得信赖的人,我就民可不也能安心耕田、种田、过日子。我认为早期中国是要找另另4个圣贤的人物为大伙牺牲奉献,(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学与文化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753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