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L李東生:政府應少用經濟刺激政策

  • 时间:
  • 浏览:1

  原標題:TCL李東生:政府應少用經濟刺激政策

  1996年,39歲的李東生全面接手TCL。做企業,TCL董事長李東生是個“冒險家”。1002年,TCL以820萬歐元並購德國施耐德。1004年,又以約3.699億歐元“蛇吞象”吃下了湯姆遜集團的彩電業務及阿爾卡特的行動電話製造業務。

  今年6月國家節能補貼政策全面退出。李東生認為,政府應少用短期的刺激政策,多建立有利於擴大內需的長效機制和體制,來引導家電行業的發展。

  家電業競爭在對未來技術趨勢的掌握

  新京報:家電業突然是競爭激烈的江湖。怎么能能看待家電業所處的競爭環境?

  李東生:日係彩電市場急劇下滑,本土家電企業發力,尤其在技術研發方面掌握了行業發展的命脈,市場競爭力大幅提高。

  尤其是今年6月份國家節能補貼政策全面退出之後,原因著市場終究要回歸到靠産品品質和服務取勝的理性競爭階段。

  如今彩電行業的競爭不再是單一的規模競爭,有的時候規模大而且對技術趨勢把握不準經常會再次出現巨虧的具体情况。全都,彩電行業競爭在於對未來技術趨勢的掌握上。

  新京報:算是看好樂視、阿裏等網際網路公司跨界做電視?

  李東生:面對中国智慧電視的廣闊市場,IT、網際網路企業也紛紛加入中国智慧電視行業,網際網路公司推出電視,在意料之中。

  與網際網路企業跨界做電視相比,傳統電視廠商在渠道領域、售後服務方面優勢巨大,新進入者短時間內難以做到。

  網際網路時代的到來顛覆了傳統家電行業的發展模式。電視廠商開始從“硬體”盈利模式,向“硬體+內容+服務”的盈利模式轉變,從過去靠硬體作為核心競爭力取勝的時代,開始分支朝多元化方向發展。

  短期刺激政策後遺症突出

  新京報:國家針對家電産業推出的家電下鄉、以舊換新、節能惠民等政策都已經結束。你怎麼評價這些政策曾經所起到的作用?

  李東生:這些政策在推動內需增長以及促進産業升級等方面起到了明顯的效果,但這種短期刺激的政策後遺症也相當突出。

  一方面,補貼政策的退出造成了消費者的心理落差;其他人面,一系列的市場補貼政策透支了市場需求,使得市場需求在政策撤出 後再次出現疲軟。

  政府在經濟發展中要由指揮者更多地變成服務推動者,要通過更多的公共服務為企業減負,營造公正的競爭環境,完善法制環境,建立經濟發展的長效機制,少用刺激經濟的政策。

  新京報:未來幾年,家電業還前要新的刺激政策嗎?

  李東生:政策的基本偏向已經從促進經濟平穩較快增長逐漸演變為促進經濟持續健康增長,從以拉動經濟為主到力求促進産業格局的更新,促進家電行業持續創新為主要目的。

  家電業要想持續健康發展,單單依靠政策效應的拉動是遠遠不夠的。發展終歸要以市場為導向,激發産業企業自身的活力,真正實現創新驅動,轉入內生增長的軌道。

  新京報:國家該怎么能能從政策層面引導家電行業的發展?

  李東生:一方面,政府應該少用短期的刺激政策,多建立有利於擴大內需的長效機制和體制。

  其他人面,政府要成為創新的引路人和規範者,支援和引導企業自主創新,鼓勵品牌創建型企業發展,搭建開放創新平臺,啟動行業組織建設,建立創新扶植政策;要幫助中國企業走出去,加快人民幣國際化全都得劲要。

  國際化之路成功前要較長的過程

  新京報:目前中國企業在國際化突破過程中,而且會遇到的挑戰是什麼?該怎么能能規避風險?

  李東生:企業對其他人的國際化戰略一定要清楚,要從業務長遠發展來分析。要做好管理能力的準備,團隊的準備。最後一點,堅韌不拔。國際化這條路,前要比較長的一個過程,想用兩三年的時間就讓这些市場成功,不太現實。

  一块儿,中國企業還要建立風險防範的組織保證,有效地對政治、法律、財務、文化風險進行事前、事中、事後的全面管控,盡而且將風險消滅在戰略決策階段,盡而且減少損失。

  新京報:未來10年,中國企業在全球市場中的角色會怎樣?

  李東生:對中國企業來説,未來的發展還是要回歸到自身核心能力的提高上。全球經濟結構的調整,産業格局重新構建,價值鏈利潤的重新分配,將是中國企業未來的機遇所在。

  家電業要想持續健康發展,單單依靠政策效應的拉動是遠遠不夠的。發展終歸要以市場為導向。

  同題問答

  堅韌不拔是成功的必要條件

  Q:2013年中國的經濟形勢,算是超出了你的預期?

  A:2013年中國的經濟形勢相對於去年已經有所好轉,全年經濟運作更加趨於穩定,但還都那么達到十分理想的層面。中國經濟還面臨著週期性和結構性很快的雙重壓力,要尋找較高品質和可持續的增長點。

  Q:你最欽佩的人是誰?

  A:我最欽佩的企業家是稻盛和夫。稻盛和夫曾經説過,除了拼命工作,都那么成功的第二條路。確實那么,全力以赴和堅韌不拔是成功的必要條件。我認為這是“不到不懈地堅守和執著也能成功”的另一種解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