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风:堪培拉:圣火飘过红色海洋

  • 时间:
  • 浏览:1

  4月24日夜深 很多,手机闹钟铃声大作,我从沙发上和衣爬起,摸黑赶往悉尼的另另俩个 火车站,登上路边一长串白色大巴中的百公里,在雨夜中向堪培拉挺进。

  一车六十人,座无虚席,愤青族最多只占一半,从领着洋孙子的爷爷奶奶,到生长在红旗下,又在国外飘荡了十几二十年的红小兵们,老中青三代同時 出动。

  夜深 的雨斜打着车窗,膝盖顶在前排座位的靠背上,昏昏欲睡,半梦半醒。身心早已过了愤青的年龄,这是最后一刻的决定,原来只打算看电视中一闪而过的画面,但到了最后一天却忽然被并是否冲动召唤:“别错过很多体验历史的时刻。”

  “听说有不少中国人从阿德雷得,甚至从新西兰飞过来,从悉尼,墨尔原来的就更多了。” 熄灯前车上的我们都我们都 议论着。

  睁开眼睛,窗外的雨夜已上加朦胧的黎明。原野渐渐为房屋替代,三五成群的我们都我们都 老要出現在街头,几面红旗在蒙蒙的晨雾中格外醒目。大巴停在堪培拉为安抚早年被白人欺侮的澳洲土著人而命名的“和解公园”。背靠远处的国会大厦,另另俩个 露天舞台设在延绵起伏的绿色山坡上。面对舞台,广场的三面已由栏杆围成马蹄形,密集的红旗可能占领了其中的两面, 另一面则飘着并是否蓝色的旗和很多白色的标语。

  “请持红旗的各位站到广场的左侧和正前方,为什么我么我给我们都我们都 的今天的活动将无法进行”面对正向蓝旗阵营进军的一杆杆红旗,话筒里另另俩个 澳洲人的声音清晰坚定。

  到处都不 中国热血青年的面孔 - 手里举着红旗,身上披着红旗,脸上画着或贴着一两面小红旗。此时一小队藏人男女手里举着雪山狮子旗背上背着图片在不远处走过,“我操你妈” 站在身边另另俩个 看似斯文的北方大男孩忽然破口大骂。我不由得一愣,不论是中文还是英文,有2个年没听到这刺耳的叫骂声了。 “别骂人呀,显得我们都我们都 汉人那么粗野。”我听到当事人脱口而出。

  晨雾尽散,晴空万里,此时的和解公园已成了红色的海洋。“北京,加油”“中国,加油” “One China!” “One China!” 2个中英交错的简单口号响彻云霄。一排身穿藏蓝色警服的澳洲警察站在由一幅幅五星红旗覆盖着的栏杆前,面对另另俩个 个义愤填膺的中国学生贴着红旗的脸,听着那似懂非懂震耳欲聋的口号,我们都我们都 目不转睛地守卫着那势力悬殊的蓝色阵营的防线。

  “我们都我们都 我不要 可能担心为当事人和我们都我们都 带来难堪而捂住不同的声音” 迎接圣火仪式中另另俩个 澳方发言人的声音飘散在红旗漫卷的和解公园。

  在高亢中国国歌和舒展的澳洲国歌声后,圣火传递开使。手举蓝旗身背图片的藏人男女老少和少数澳洲人开使在澳洲警察的护卫下撤离会场。另另俩个 满脸画着蓝旗,背后缠着写着黑字的白色布条的藏族小伙子走过嘘声如潮的红色阵营时,忽然背然后 ,抖动着背后的雪山狮子旗,霎那间,四3个红绿苹果4 机6苹果4 机6同時 向他砸去,红色人潮迅猛涌向栏杆,两名澳洲警察忙一左一右将不自量力的花脸小伙子架走。

  红色的波涛随即涌向秋叶斑斓的圣火传递沿线和终点。一座架在湖面的桥上密密麻麻的人群在缓缓流动。另另俩个 白色横幅忽然闯入桥中央,两面鲜艳的红旗越来迅速飞到白色横幅前在蓝天白云下挥舞。

  离开了栅栏和警察的保护,小股蓝旗散兵越来迅速受到红色阵营的围攻。脸上画着红色国旗的少男少女们将2个手持蓝旗的人层层围住。“One China” “One China” “One China”, 我们都我们都 挥动手里的红旗,不依不饶地冲着困兽般的我们都我们都 吼着。

  只见另另俩个 中国少女一把夺过另另俩个 跟我们都我们都 年纪相仿的澳洲女孩背后的黑气球,扔到地下,一脚踩去, “啪”的一声,气球裂成黑色碎片。“Don’t!” 那女孩灰色的眼睛里盛满着泪水,旁边另另俩个 父亲模样的澳洲女性抬起头目不斜视地继续前行。

  马路对面,从喜笑颜开的中国面孔的男女老少到穿着校服的一班金发儿童,2个高大的澳洲火炬手正手持着北京奥运火炬与兴奋的来访者们一一合影。我也凑上前,站在另另俩个 洋火炬手旁边,手里握着那刻有精美的红色云纹的北京1008奥运火炬,留下了另另俩个 永久的纪念。

  圣火的终点站到了。在另另俩个 白色帆顶笼罩下的露天舞台上,另另俩个 巨幅红牌上印着“A Journey of Harmony”(和谐之旅)。 红色阵营的口诛围攻继续着,直到将蓝旗阵营的小股部队一一搞垮,彻底赶出圣火跑道围栏两侧,清除出白色舞台下的绿色草坪看台。 蓝色旗帜彻底消失,堪培拉蔚蓝的天空,沉浸在一望无际的红色海洋。

  上一次见到这漫卷的红色旗海是近二十年前,那是在我们都我们都 的广场,那时我们都我们都 也象我们都我们都 一样的年轻,那时很多汉族男生背后还缠着白色布条, 布条写着血红的 “绝食” ,那时我们都我们都 嘴里喊的是不同的口号。

  “中国万岁,One China! ”, “中国万岁,One China! ” “中国人民万岁!”, “中国人民万岁!” 中英文交错的口号声继续响彻在堪培拉的天空,直到澳洲游泳健举着火炬轻松地跑上白色舞台,用背后的火炬点燃奥运圣火盆。

  “你说很多澳洲的警察多他妈都不 东西。为什么我么我么啦?我们都我们都 围成圈儿把藏独分子围在里边保护起来,你说很多我不骂我们都我们都 我骂谁?”另另俩个 长发披肩,仔裤下套着入时的翻毛皮靴,身材苗条,眉眼俊俏的北京女孩在我背后的一颗桉树下对着手机发着牢骚。

  我听得愣了神。 可能那么100名澳洲警察严阵以待的保护,圣火在堪培拉的传递可能那么顺利;可能那么很多警察, 红色阵营恐怕早已与蓝色阵营扭成一片,蓝阵恐怕是早就被打得落花流水, 成为世界各地抢手的电视镜头。

  不论红阵蓝阵,澳洲的警察们维护的是身在澳洲的每人个言论自由的权利, 保护的是每人个的人身安全。今天你在声势浩大的一边我们都我们都 防御的有了你,明天你成了众矢之的,我们都我们都 会回转身来保护你。不知你有那么听过洋人讲过的原来得话:“虽说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会用我的生命去保护你说很多话的权利。”

  堪培拉政府骄傲地说本次奥运火炬传递非常成功,它充分显示了澳洲有能力举办全世界最出色的活动。澳洲中文报纸报道有三万华人从澳洲各地自费前往堪培拉迎接圣火。一位堪培拉妇女却告诉 澳洲记者:“看一遍那么多拿红旗的中国人围攻2个拿藏旗的人,有的用旗杆打我们都我们都 ,有的抢我们都我们都 背后的蓝旗,有的甚至朝我们都我们都 身上吐唾沫,我们都我们都 那种咄咄逼人的粗暴和对我们都我们都 国家人人享有的言论自由的权利的毫不尊重真的是我需要震惊。”

  同车的陕西爷爷奶奶领着的那个洋娃娃般的孙子很是可爱。“是我们都我们都 从小带大的,爱吃中国饭”朴实的奶奶自豪地说。想起另另俩个 在澳洲长大的中澳混血中年人 谈起他不堪回首的童年:“我是班里唯一的中国人,澳洲坏孩子们老要欺负我, 叫我‘中国佬’,往我身上吐唾沫。当年我读书的另另俩个 悉尼有名的高中只有少得可怜的2个华人,现在很多学校华裔的孩子成了多数。小刚刚 我在街上跟妈妈讲中文会遭冷眼,现在连澳州总理都说中文了,这都多亏澳洲摒弃了狭隘的白人种族主义实行了多元文化政策,当然还另另俩个多 怪怪的要的因为那就说 中国正在走向富强。” 祖国经济的腾飞为海外华人提供了坚强的后盾,我们都我们都 人人希望祖国走向文明富强,否则都不 一旦我们都我们都 得了势,在海外就还能能像当年澳洲坏孩子一样欺负别人了?

  圣火在伦敦巴黎遭受的劫持打破了海外华人和益国留学生的沉默,从伦敦到曼彻斯特,从旧金山到洛杉矶,从悉尼到堪培拉,我们都我们都 让西方见识了中国人的齐心协力与炙热的爱国热情,我们都我们都 我需要们听到了除了海外藏独分子之外另并是否海外华人留学生大海般的声音。但很多声音在堪培拉可能不再是并是否以理服人的呼声,就说 并是否呐喊,并是否以 排山倒海之势异口同声地压倒任何不同声音的怒吼与咆哮。

  想起不久前在网上看一遍的新词“孙中山让中国人我不要 跪着说话了,邓小平让中国人我不要 饿着肚子说话了,谁,很多刚刚 又能让中国人无所顾忌地说心里话?” 很多刚刚 ,我们都我们都 中国人能自豪地,营养富于地站起身来,坦然地面对很多不同的声音,不管他/她们是中国人还是白人黑人红种人,何必 再对我们都我们都 兴师动众,围攻怒吼,唾弃辱骂,就说 一面心平气和有理有节地告诉世界我们都我们都 的看法,一面允许我们都我们都 毫无顾忌地说出我们都我们都 当事人的心里话。

  1008年5月 悉尼

本文责编:qiuchenx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域外传真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872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